天安門  

  北京的珍貴在於他縮短了我與歷史及古代帝王的距離,而他的美則在於短暫寧靜的片刻

  中國大陸城市眾多,但真正讓我會願意提出行囊踏上的城市只有北京跟西藏。暌違十年後的出國第一站我選擇了北京,除了陪朋友追星追到北京看演唱會外,一來是想要好好探索這個歷史悠久的古城。

故宮博物院  

  故宮博物院後門|通常觀光客只會走一次正門到後門,而我們裡外各走一次

  我跟朋友都屬於隨性派,所以我們只有一心一意想著配合抵達北京時間去做行程上的安排,所以我們決定先到故宮後門的景山公園觀賞故宮美麗的全景,但卻因此從外面繞了故宮一大圈,途中大量流汗不斷產生海市蜃樓的幻景以為快到了,沿途不死心的問路,永遠只聽到一句:快到了快到了,但其實遠的要命,我們仍然還是咬著牙關繼續走,不過也正因為如此我可以好好欣賞這些圍繞在故宮旁邊的胡同美景。

胡同  

  北京最常看到的交通工具大概就是各式各樣的腳踏車工具了

  雖然天氣又熱,加上當時是暑假,幾乎全國人民都大團小團大家小家每戶十戶的往外旅遊,所以到處都可以看到人山人海的壯觀景象,可是不得不說,再熱的酷暑走進胡同就像走進了異次元一樣,你彷彿好像來到了古代,那些矮房建築維持他原本的風貌,街坊賣著北京的傳統飲料酸奶,耳裡傳來的處處是正統北京腔調。

胡同巷內  

  胡同巷弄|當時代在進步,最困難的就是過去與現代要如何並存

  我記得小時候有人告訴我稻苗的故事,稻苗越長越大反而垂的越低,這就彷彿做人道理一樣,當你越來越大時更應該會謙虛並且懂得知恩圖報,更珍惜過往的一切。而不是為了各式各樣的藉口理由而將過往拋下,我想這樣的道理也適用在胡同上,走在路上都會聽到有些老人談論著這邊什麼時候會拆,但房子會舊就像人會老的道理一樣,難道人老了也要把他拆掉嗎?

故宮全景  

  景山公園|站在高處才會知道自己的渺小,更知道古人的浩瀚與偉大

街頭賣藝  

  南鑼鼓巷|街頭表演的男子淒厲的唱腔道盡人世間的悲歡離合

  踏上北京的第一天,我們從下午四點一路馬不停蹄地逛了胡同大街小巷直到晚上十點多才回家,雖然胡同裡的巷弄沒有比威尼斯複雜,但錯綜交雜的巷子也會讓你遺忘了方向,彷彿處處都是驚喜,更也會讓你看出一個國家內的人民貧賤差距之大,走在街上大手筆買東西的人,坐在地上不斷淒厲唱著北方老歌謠的男子,也許他唱了一整天賺的錢也不夠買路邊攤的一個包子,胡同巷弄間的餐廳此起彼落,大家人來人往的大方灑錢,店家費心周章的裝潢,這樣一來一往下締造了另外一面的胡同,但反之轉進另一面,寧靜安靜的胡同,路上街燈若有似無的出現,如果你不仔細看你不會發現胡同內有住人,因為儘管外面天黑的不見五指,但這裡的胡同卻依舊黑暗,仔細看著裡面擁擠的空間,擠著許多老人家,可以感受到裡面環境的惡劣。而這樣兩個反差極大的胡同卻距離不到幾分鐘之遠。

歸途人  

  歸途的人們|他們很平凡卻留給我最不平凡的背影

  在我們要回家的時候我遇到了這群騎腳踏車直奔黑暗胡同巷的人,從外觀看起來他們像是剛下班的工人,他們一群人有說有笑的急速騎過我們身旁,有時候我們都會感嘆自己有多倒霉有多不幸有多不快樂,但對我來說旅途給我最大的體悟是:我們絕對都是最幸福的,我在北京看到了階級差距大的情況下的悲哀,三輪車師傅幾乎是人山人海的守在街道旁搶著載客,不管天氣多惡劣,而仍然辛勤的努力工作著。

  我想我們就是該努力的做好自己本份的事情,盡力努力過就夠了,剩下的就是將你的歡笑留給家人朋友,至少在痛苦過後還有人一起陪著你回家,至少家的那盞燈會永遠為你而開,而你永遠不孤單

鎖  

  鎖|門  你想要看到什麼樣的風景 就要用那樣的鎖打開視野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Anna Pa 的頭像
Anna Pa

安娜趴趴走

Anna P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