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孩  

  小孩每每都是不受控制的,教育體系每每都是想要控制的,而兩者之間該如何取得平衡?

  在我眼裡,皮小孩跟壞小孩不會劃上等號,而現在小孩的容易挫敗感,也不會發生在我身上,因為我回顧自己的一生,似乎就是在叛逆、不受控制、失敗中成長,儘管如此,我並沒有走入歧途,更沒有變成所謂的壞人。

  原因只有一個,當你人生中遇到一個良師以及願意包容你並放手讓你做的家人時,再調皮再搗蛋都會被強大的包容性所鎮壓。

  家人問我為什麼幼稚園的記憶記得這麼清楚,其實我不知道,但我就是記得每一個細節,可能老師第一句對我說的話讓我留下了小小陰影,才會讓我記憶長存,亞洲與歐美洲的教育文化完全不同,歐美洲強調的是開發教育,老師只是站在一個啟發者的角度去開創孩子們無限的幻想,亞洲則是強調成績,老師則是站在一個督促官的角度去督促孩子們的成績,所以我在台灣,老師依照成績的優劣把我標上了壞孩子的標簽。

  家人會送我去上幼稚園大班的原因很有趣,只因為我當時是家裡的獨生女,每天在家不是跟著阿媽看歌仔戲,就是自己披著床單演起自導自演、自言自語的戲碼,他們深怕我出事,於是送我去上學,讓我有朋友可以一邊玩樂一邊學習,沒想到進到了學校,我就是一個完全不受控制的孩子,個性大辣辣的、又愛講話,所以上課鐘響了,也不知道該停止,鐘聲在布穀鐘的定義是報時,但我當時只是一個未踏入社會的孩子,我自然不知道在學校內那是代表上課,所以當老師回問我為什麼不乖乖做好時,我不假思索的回問:為什麼。這就是壞孩子標簽的開始。

  國小開始,我調皮搗蛋的個性始終未收斂,鄰居小孩的媽媽還因為我小時候整他兒子而懷恨我到現在,我成績太差,只因為我記得從小就告訴我爸媽:我不喜歡念書,但他們總說念書對你未來有幫助,你得給我念起來,於是爸爸擔任起黑臉的角色,每次都是負責抽鞭我、甚至在我面前將書撕掉,想藉此讓我體悟到念書的重要性,但每次大吵大鬧大哭過後,我依舊還是提不起勁念書,我只做好一個學生的本分:不翹課、按時寫作業。

  學生的本分是什麼?不能只是需要按時上課、按時寫作業嗎?在台灣似乎如果要冠上好學生的名字,還需要一個品學兼優的頭銜。除此之外,如果你的成績永遠在及格邊緣周璇,老師就會自動幫你分類到壞學生的類別。

  現在想想其實覺得自己與家人都很不可思議,一來是儘管我從小在學校就不受老師喜歡,每天會經歷不同的怒罵體罰,甚至容易遭受到許多莫須有的罪名,但我始終心態樂觀,我沒有任何心事會放在心裡,打過罵過後一切雲淡風輕,二來是家人一定非常頭痛我這個孩子,但在怒罵過後卻還是包容了我,甚至在長期抗戰後,最終還是告訴我一件事:只要你快樂就好,我們不會再逼你念書了,書不念好也還是會有你的路,我們盡力了。

  可惜的是人生不會如此單純簡單的,總在路途曲折處會遇到出乎意料的發展,我人生第一個貴人出現在國小四年級的導師,她的名字叫做張憶紋,她在新學期開課前打來家裡與我媽長談許久,只因為她說她從來沒看一個孩子的歷來品型被寫得如此難聽,而且我更沒有做過大壞事被記大過或什麼的,她想要跟家長談談這個奇妙的孩子。

  一個好老師,她不需要做太多,就會讓你記得她一輩子,學生會永遠感激老師做的一切,不管對她未來發展影響多少,但在一個始終被遺忘的學生身上,重新被關注跟重新關心的感覺是什麼都比不上的。

  在課業上,我忘了老師花了什麼樣的心思在我身上,但我的聯絡簿上再也出現不了天天紅字的怒罵聲了,而是關心加油的聲音出來,在調皮愛講話這方面上,她倒是使出大絕招讓我收斂許多,風紀股長記點最多的人需要帶上膚色膠帶一天,可想而知,我是全班唯一一個戴上那個的人。

樹木  

  小孩都是一顆值得用心對待的樹苗,在成長過程中每個人都可能是樹苗照顧者,但如果你忽略了,樹苗有可能長歪甚至萎縮死掉了。

  我印象中曾經對老師問:為什麼她願意花這麼多時間在我身上?因為我的成績並沒有在他調教下成長太多,畢竟我拿過最低的數學成績就在國小四年級,但老師只是溫柔的告訴我:因為她知道我不是壞孩子,她不知道為什麼之前的老師對我如此嚴厲,在她看來我只是一個調皮的孩子,對於調皮的孩子應該是用別的標準來對待他,而不是怒罵他,甚至拿市面上的好學生榜樣應強加在我身上,沒有所謂的好壞學生,只有該如何去教育,她不希望放棄我這樣的孩子。

  老師,在每個孩子的心上總會留下不同的位置,而有多少老師是用成績去衡量一個孩子的優劣的,現在每個人看到我,絕對想像不到我從小到大的求學之路有多坎坷,但當一個願意花心思去了解每個孩子定位的老師卻不多,而那些老師卻不知道,當他們願意花心思時候,那些希望小樹苗才真正在孩子們身上發芽成長中。

  幼稚園、國小期間因為中午不愛睡覺,先是去學畫畫、後來是去學書法、圖書館看書、參加樂隊等一堆鬼名義讓我有地方可以安靜,這些都是因為家人跟老師的包容,他們找到了別的方式讓我成長,但卻也因此開啟了我對每樣事物的興趣,而在最終當家人終於放棄逼我念書的同時,我卻在國一開始肯認真念書了,並且告訴家人我就是要唸大學。

 托比擲杯  

  人生絕對不會是正反面的絕對,而是交叉相乘出的無限大可能。

  我非常感謝當時的良師開導我,更謝謝家人的無限量包容性,如果沒有你們,我不知道我現在身在何處,雖然我小時候不愛念書,但我一直以來都挺明確知道自己要的目標,小時候的夢想就是環遊世界,永遠不會是當老師,小女孩間的心事交流也永遠在我身上發揮不了作用,我沒有心事我也不需要在背後跟別人閒言閒語,大家追的風靡的我不喜歡,對於旅遊、藝術、電影從小就喜歡,國小不愛念書,國中開始念書,人生唯一的高中跟大學聯考,我都以落榜落幕,出社會後更是人生挫折的高峰,歷經無數個工作洗禮,其中更穿插恐怖老闆的人間煉獄,但是好險小時候的惡師,讓我長大後面對挫折沒有太大的得失心,得失心的重要在我身上發揮不了作用,再大的壞事降臨在我身上,我彷彿踏出那空間,給我喝一罐酒甚至一頓美食就能讓我忘卻當下的不開心。

  『品學兼優』這四個字該如何拿捏定義,成績本來就不應該是唯一衡量學生的門檻,而且有多少好學生儘管成績再好,卻人格偏差不懂得如何與人生活甚至衍發出數個驚悚的社會新聞。可見而知,品行以及心理層面更是重要。因此我們更需要在教師節好好感謝這些還在教職上奮鬥的老師們,因為有他們,孩子才有希望。

   一個好老師的重要性不在於督促學生的成績永遠100分,而是創造學生無限大的發揮空間。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Anna Pa 的頭像
Anna Pa

安娜趴趴走

Anna P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