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拉伯之夜  

  你想過當停水時、當沈睡時、當喝酒時,轉眼間就像穿過任意門一樣到了另外一個空間嗎?

  故事發生在一棟大樓裡,因為缺水讓彼此不熟識的人有了交集,一開始管理員像是說書人似的講著:大樓停水了,但很怪的是只有一到八樓有水用,可是九樓以上就沒水了,而我檢查過所有問題一切正常,水通過水管的聲音也清楚聽見,但為什麼只到八樓有水,我想我該上八樓看看。

  而八樓的此時,有一名外籍女子正在準備進屋,因為手上提著太多東西而遲遲無法順利開門進去,終於有一個女子出來應門了,這位女子衣衫單薄的,原來她是住戶A女子。管理員從來並未去留意這些人,直到停水問題,因此才踏進住戶的樓層。

  住戶A女子是一位醫療人員,白天忙於工作,一到晚上下班回家便像失憶似的忘了自己今天在幹嘛、甚至忘了自己的名字,最後在一切困惑中沈沈的入睡,不到天亮絕對不會醒來。

  外籍女子總在室友睡著後與男友幽會,他們不用擔心會被室友發現,因為每到夜晚,室友總是會深深熟睡直到天亮。

  對面棟男子因為太陽的折射看到了大樓住戶A女子的洗澡背影,被那樣的樣子深深吸引,並困惑著為什麼明明缺水,但這位女子的水龍頭卻有源源不斷的水源流出呢?

  大樓電梯正在爬升的聲音、跑步聲、爬樓梯的聲音、開門聲、按電鈴聲音、水聲,當這棟大樓寂靜到少了對華,你是否有聽到這些聲音正此起彼落的響起呢?

  停水的夜晚一切都暗藏著些許的不正常,而夜晚總是沈睡的住戶A女子正在沙發上呼呼大睡著,彷彿外面的事情都與她無關似的,此時大門開了,三名男子分別沿著不同聲音而踏進來了房裡,放眼望去只看到房內只有一名衣衫不整的美麗女子正在熟睡著,桌旁更放著喝剩的白蘭地。

  換作是你,你會怎麼進行下一步?

  當慾望取代理智時,儘管想要喝口白蘭地壯膽,卻仍舊是克服不了對於美麗的誘惑。就彷彿是夏娃偷吃了禁果般一樣,當你真的做了這件事情時,一切都將改變了。

  就這樣有人掉進了白蘭地瓶子裡、有人跌入了沙漠裡、更有人捲入了場大逃殺裡。

  在這非夢似夢的奇幻情境下,現實與夢境的相互交疊,五個人的意識開始與那不斷發出轟隆聲的水聲相互流動,揭露出五個人原本的真實面貌,在那一扇又一扇的門扇後去重新找回那個被理智壓抑的自我。

  這齣劇本是源自於Roland Schimmelpfennig的作品,而導演則是廖若涵,導演之所以會選擇這齣劇本主要原因是因為整部劇本都是用聲音去做連結,而當舞台簡潔到只剩下聲音時,那就會讓想像無限發揮了。

  在欣賞的過程中會發現其實五位演員很少在對話,許多時候幾乎都是各說各話,互相交叉重疊勾勒出不同時空的背景,在這個乍看奇幻的劇情背後,其實最主要是都在一棟大樓裡面發生的故事,大樓其實與你我都非常貼切,因為我們多半都是生活在公寓裡,一棟公寓裡住了多少戶、而每一戶人家你又是否都認識,我們在搭電梯、爬樓梯準備回家的同時,又會碰見多少個公寓裡的鄰居呢?就算遇到時,你們又有多少人會打招呼的?

  答案相信多半是:我們都是自己搭著電梯回家,鄰居是誰對我來說一點也不重要。

  原來城市中所謂的疏離感是這樣子發生的,就在日常生活中,或許只要沒有到重大事情發生需要到家家拜訪、甚至按電鈴求救時,我們似乎都與鄰居搭不上邊,因為我們都是忙碌中的A女子,上班下班,然後回家就是好好休息,有時甚至忙到不知道今天到底做了什麼,只知道好累好累,當變得這樣機器人生活時,漸漸的真正的自我被壓抑了,我們變得各說各話,不再有任何交流。

  最後水又再度供應正常了,這五個人再度被拋回現實,只是這次他們得重新面對生活。

  如果再有下一次停水時,你會聽到什麼?你也會無意間掉入某個異次元空間找回那藏在心中許久的自我嗎?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Anna Pa 的頭像
Anna Pa

安娜趴趴走

Anna P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