貝禮一家  

  當我生妳時發現妳不是聾啞時,完全崩潰的大哭了,為什麼唯獨只有你聽的到。

  鏡頭一開始就是從一個新生命開始,在農舍裡的一隻小牛剛出生了,除了醫生與女兒寶拉的聲音外,寧靜的農舍裡就再也聽不到別的聲音了。因為除了寶拉以外,爸爸媽媽與弟弟都是聾啞,而他們與外界的唯一溝通媒介就是寶拉。

  不知道大家習慣的用餐時間是怎樣的畫面,想必是媽媽忙進忙出、時不時拉高嗓子在那吼東吼西,而爸爸一派自然的淡定的畫面吧。但當聲音被剝奪後,唯一的聲音就僅存下那些鍋碗瓢盆所發出的響脆聲音了。

  爸爸媽媽詼諧幽默的個性,以及一家人融洽的感情,讓他們儘管少了聲音,卻也在比手畫語間不失真摯的相處。

  在平凡的生活,總是會有些令你想做的事情,而當那個念頭來臨時,就像爸爸說的:聾人不是殘障,只是一種身份。當我說我想選市長時,我就有信心要去努力達到,因為我期許自己能給這個環境更好的未來。

  當一步步為選舉做準備時,寶拉卻意外被發掘出歌唱的天份,老師鼓勵她去考取法國音樂學校,相信她一定會有一番大作為的,因此寶拉除了忙家裡的事情外,並也開始展開了練習之路。

  直到隨著選舉腳步越來越近,寶拉開始無法兼顧兩邊時,怒火一觸即發,於是寶拉告訴了父母:我想要唱歌,所以我想要去巴黎念音樂。

  我很喜歡這部電影開場時,寶拉戴上耳機聽著『That's not my name』,沿途騎過無數田園風光,輕輕帶出彩虹似的音符旋律,那樣的她是非常沈浸在音樂裡的,只是當時她並不知道自己能唱,以為只是單純一個喜愛聽音樂的女生而已。

  只是當你從業餘的晉升到職業時,更是需要離鄉背井去大城市追尋夢想時,這樣的改變卻對父母來說是難以接受的,父母不同的個性造就出了不同反應,爸爸一如往常的冷靜,但媽媽卻是躲在農舍裡大喝特喝的說:當我生你時,發現為什麼唯獨妳聽的到時,我痛哭了,因為我巴不得想要將你當成聾啞人士來扶養,如果你現在告訴我要離開我們,只為了去唱歌,而那個歌我們還都聽不到。

  為什麼這部片會被拿來跟【逆轉人生】做比較呢?因為當極端的兩邊互相對立時就會產生出美麗的花火。在【逆轉人生】裡是迪斯與菲利普兩人因為背景不同,相對的價值觀也就不同,而造就出迪斯的直爽性格,菲利普有著良好的教養背景,但因為身體上的缺陷而造就了自卑的心態,而當人自己面對自卑時,是不會說出來,的,可是你的外觀會讓其他人逼你去面對自己的自卑,因為人們總是習慣對弱勢族群流露出的同情心,那些眼神就像不斷提醒你身上有多少缺陷一樣。但因為兩人個性的不同,在互補的情況下去重新學習愛,並重新在對方身上找回失去已久的勇氣。

  自卑總在最現實的時刻展露出來,當歌唱與聾啞這兩個相衝突的事情擺放在一起時,再開朗的父母也會在一瞬間被擊垮,的確是多麼可笑啊!我們的女兒是家裡唯一一個聽的到的人,而當她說她要唱歌時,反諷的是我們卻是唯一聽不到的人。

  學期結束有場表演會,所有人都坐在台下聆聽著合唱團的美妙歌聲,寶拉的爸爸媽媽以及弟弟因為根本聽不到任何聲音,所以只能透過觀察大家的表情去稍微感受一下,但當寶拉與班上男同學單獨合唱時,這個時候全場只剩下這兩個人站在台上時,寶拉的爸爸媽媽才開始會專注在女兒身上,當寶拉唱出第一個字時,漸漸的背景音樂被抽離,我們此時此刻就像寶拉的爸爸媽媽一樣成了在場的唯一聾啞人士,我們聽不到任何聲音,只能透過那開合的雙嘴去感覺些許的音符跳躍,然後透過現場觀眾的表情與反應去體會這首歌所帶來的感動。

  當聲音不在時,我們還能靠什麼去感受音符呢?

  當一家人回到家裡後,爸爸走去女兒身旁,並要求女兒再唱一次,雖然爸爸無法聽到女兒透過喉嚨唱出的聲音,卻可以透過手去感受當聲音經過喉嚨起伏的韻律,那樣的起伏跳躍彷彿就像旋律般由手心傳回心裡。

  當再度重新感受彼此時,就能重新排列組合找回愛對方的模式。 

  你有印象自己第一次離鄉背井的畫面嗎?當你出門時,你有回頭看看家人的臉龐嗎?而他們的臉上是帶著怎樣的表情目送你離開的,最後當你自己踏上屬於自己的前程時,自己的表情又是如何呢?

  最後一家人陪著寶拉到了考試現場,而寶拉站上台表演的歌曲是米歇爾薩杜的『Je vole』:親愛的父母,我要展翅高飛了,我很愛你們,但我還是決定要展翅高飛,從今晚開始你們不再擁有我;我不是逃避,而是飛翔;請明白我是去飛翔,就只是飛翔。

  還記得寶拉對自己父母說:當我知道自己想做的事情時,我需要你們的支持,有了你們的支持才能讓我往前走,因為你們是我最厚實的靠山。而我還記得自己要去追尋自己夢想時,我的父母只是淡淡的告訴我:就盡力去做吧。

  我想這就是一家人吧。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Anna Pa 的頭像
Anna Pa

安娜趴趴走

Anna P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