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們認識馬躍比吼這個人嗎?巴奈說:他是一個決定要再出來選立委替自己民族發聲的平地原住民,你們覺得他勝算大嗎?我知道在兩黨獨大的情況下他的確想贏很難,但對我來說他想出來選的這個舉動就代表「勝利」了,因為他笨到願意出來選,只為了不再沈默,而我們需要支持的正是這種不斷翻轉的力量。

巴奈每唱一首歌前都會講一段屬於這首歌的故事,她說如果真要慢慢細講這些歌曲,恐怕三天三夜都講不完,所以今天只好長話短說,但這說長不長說短不短的兩個多小時的演出中,卻讓我從故事裡更能體會為何巴奈的歌聲總帶有著濃厚的滄桑感。

小時候阿姨告訴我,如果人家問你是哪裡人,你記得說自己是中國人,年紀還小不懂原因,以為這樣講或許是因為能夠謀到更多福利,巴奈卻在26歲那年才找出這背後的原因。

請至TUMBLR繼續閱讀全文:A Day Walk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Anna Pa 的頭像
Anna Pa

安娜趴趴走

Anna P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